嘉兴站
直通车
查看: 306|回复: 0

若放松限购房价将泡沫性上涨 或重蹈日本的覆辙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5-10 13:41
  •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8-4-15 19:52: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4月11日,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期间,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周皓在接受凤凰网财经独家专访时表示:一行三会改成一行两会,表面上看是监管机构的调整,但其实是监管模式的转化,是监管理念的突破。保监会和银监会合并,是要把所有和银行业务相关的,或者机构审慎方面的业务都放到一个部门监管。所有和消费者保护以及市场公平相关的都放到证监会监管,从功能上给隔开。
      周皓强调说:关于保险公司投资金融市场的问题,我们是有很深刻的教训的,比如说在金融危机当中,AIG(美国国际集团)作为保险机构,却投资了高风险的,大体量的信用违约互换CDS产品,最后造成了美国政府总共1850亿的救助本金。在金融危机中起了非常大的破坏性的作用。所以保险资金姓保,这个很重要。那么在过去的几年,几家中国国内的重要保险公司都搞了这种万能险,万能险是银行业务的变相的形式,短期的融资就像存款,投资长期的风险产品,又能保证收入,这个不是保险公司基本的业务,是AIG这种风险赌博式的业务,所以把保监会和银监会放到一起是非常恰当的。如果这个保险公司脱离了它的本业,进入了短期融资又长期风险投资而且还保证收入的状况,它就是在进行银行的业务,银保监会来监管就是非常恰当的方式。
      “以前我们一行三会既有监管职能也有发展的职能,这就会产生矛盾,就促成了经济当中一些金融风险的滋长。在未来可能将这种发展的职能提升到国务院的层次,提升到金融稳定和发展委员会协调一行两会的监管以及发改委财政部等等,监管部门只注重监管。这个就是刘士余所说的监管姓监嘛,也是这个意思。”周皓说。
      在谈到中国的金融风险点时,周皓强调说:风险点还是在房地产。并不是房地产要下行的风险,而是我们现在对很多市场特别是一二线城市进行了限购,如果限购取消,很可能在一二线的城市还是会出现价格泡沫性的上升。这就可能会重蹈日本八十年代房地产泡沫破裂造成的危机。
      “所以说,我们的房地产调控还是要稳健,房地产是有向上泡沫增长的风险的。所以要防控金融风险,同时也要防控房地产泡沫性增长以及由此带来泡沫破裂之后金融风险加剧的风险,我觉得这是重要关注的。“周皓说。
      以下为详细的观点梳理
      周皓:以前的金融风险堆积和不能突破刚兑有很大的关系。
      周皓向凤凰网财经解读称:我们以前出现的一些金融风险的堆积和我们银行理财产品不能突破刚性兑付是有很大的关系。在国际上,这种理财产品,就是类似于货币市场基金的这种经营的方式,是可以有各种机构经营。
      如果是证监会来管,大家就知道这像是在股市投资一样,可以赚可以赔的,不会保本,那么这种大家就有正确的预期,大家可以认识到我这个投资是不保险的。
      但如果放在银行和归银监会管,大家就会有一种错误的预期,以为这种理财应该和存款一样得到完全的政府保障,所以要想突破刚性兑付,就要追随国际通行的惯例,对于这种类似于货币市场基金式的集合投资的计划,要把它挪到证监会的这种监管,这样可以增加大家的风险意识,这个是必须要做的。
      谈去杠杆:仍有两大痛点可考虑将房地产税划归地方政府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去杠杆”的声音似乎一直是萦绕在证券市场上空的一阵阴云,而且每次提出,债券和股票市场几乎都会出现波动反应,那么从中央正式提出去杠杆以来,我们的总体杠杆率究竟是否下降了呢?去杠杆的影响又会怎样呢?
      “2017年中央提出要去杠杆之后,我们的总体杠杆率从GDP的250%开始比较稳定,甚至还能略有下降,那么这个背后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我们经济增长在2017年是超预期的,这带来了一定的坏账率的下降,也带来了一个好的贷款增长,另外一部分,在中央提出要防止系统性金融风险发生后,杠杆率有一定的抑制,从这两个角度来看,总的杠杆率略有下降。”周皓说。
      周皓认为:在GDP250%的总的杠杆率当中,有四个部分,其中两个部分实际上是比较安全,甚至是过低了,一个是中国政府的,中央政府的债务,百分之可能二三十,是远远低于国际标准的。
      第二个就是作为居民个人的贷款,包括消费贷、房贷等等,有一点短期的增长,但是从国际标准来比还是非常低的,也是质量非常好,周皓向凤凰网财经强调称:但有另外两个偏高的领域,一个是企业当中的国有企业的贷款,那么国有企业的贷款都是需要认真处理的,而且这个不可能试行于市场化的这种解决的办法,一定是要和国有企业的所有制改革结合起来,包括我们最近提出来的债转股,包括混合所有制等。
      另外一个难点或者问题点,就是地方政府债务,包括以前的城投公司、城投债、城投贷款,也包括最近两年冒出来的PPP,这个是比较有可能是风险的增长源,那么处理的方法,包括我们2014年、2015年提出来的,就是地方政府债务的置换,而且对一部分不规范、有潜在风险的要被叫停。可能需要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的财政预算体制根本性改革,要把一些税收分归中央政府,比如房地产税等等划归地方政府。让地方政府的税收来源和人权事权相吻合,这是根本性改革。
      美国和日本曾以大动荡形式去杠杆 但中国和他们不一样“中国的机制和美国、日本都不一样,这和美国、日本去杠杆的思路也不一样。”周皓在回答凤凰网财经关于中国去杠杆会不会引起美日两国那样剧烈的动荡时这样说道。“美国在这次金融危机之后,由于市场化法制化的破产体系比较健全,很快就有大批银行被政府救助或进入了破产程序。清理和资源重组是非常快的,属于比较有效的市场化方式。”
      “日本在八十年代危机、资产泡沫、房地产泡沫破裂之后,走的一条没有清理的道路,就是很多僵尸企业一直延续,他们的贷款资源来源于金融财团和金融企业财团内部的融资或者银行把这些呆账一直藏在账本底下。拖了十年甚至二十年之后,实在拖不下去了才开始清理,所以这种方式是失败的。”
      “中国的情况与美国和日本都有不同,中国现在还不可能采取完全市场化的法律破产程序。特别是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债务,是有历史上发展遗留的问题,中央政府和国家不可能完全推卸责任,完全推给政府,这些必须和国企改革、地方财务税收制度改革结合起来搞。”
      “我们刚才提到包括突破刚性兑付,允许投资者意识到风险存在,包括保险公司。如果它采取类似于银行存贷业务的万能险的方式,就要被银保监会以更严格的方式监管。所有这些科学的监管都是避免我们走日本式的市场不出清的道路。”周皓说。
      如果放松限购一二线城市房价将出现泡沫性上涨 或将重蹈日本的覆辙周皓对凤凰网财经称:最近,美国、中国和全球股市都有一些动荡,直接诱因有两个。一个是一月份美国通胀特别是工资增长态势上升的时候大家有一些恐慌,主要担忧对美国央行升息的加快。另外一个是中美贸易争端的加剧造成全球股市产生了动荡。这两个诱因本身是短期的,对全球股市特别是中国股市最终起决定作用的还是长期的基本面的影响。
      从基本面来看,未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年初实际上调高了中国、美国、欧盟、日本甚至其他国家的经济增长。从基本面来讲是向好的,如果最近的贸易争端不会带来实质性的影响,那么对全球经济增长的基本面没有太大的影响。
      只要中国做好自己的事情,能够守住不发生金融危机的底线,我想对中国的长远预期肯定是比较乐观。
      周皓强调说:中国经济的风险点还是在房地产。并不是房地产要下行的风险,而是我们现在对很多市场特别是一二线城市进行了限购,如果限购取消,很可能在一二线的城市还是会出现价格泡沫性的上升。这就可能会重蹈日本八十年代房地产泡沫破裂造成的危机。
      “所以说,我们的房地产调控还是要稳健,房地产是有向上泡沫增长的风险的。所以要防控金融风险,同时也要防控房地产泡沫性增长以及由此带来泡沫破裂之后金融风险加剧的风险,我觉得这是重要关注的。“周皓说。
      来源:凤凰网财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列表 发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